麦粒

这里麦粒,可以叫阿粒~

Hello

#一发短打


·麦粒


老王坐在餐台旁,面前放着半个手掌大的小票,

“请218号取餐”

手微微抖了一下,眸色暗了暗,中餐馆里没人注意到他的变化。


218,他记得这个日子,那天他有幸借了东风匹上了他所想的up,其实之前尝试过很多次了,就那次运气好第一场就匹配上了。

所以当天关了电脑就在台历上大大地画了一个红色的圈。

想来,他们与18这个数字总是有缘,虽然在某些地方并不是个吉利的数字。


他们的生日都是在18号,第一次遇到也是在18号,就连在年龄上——

那人也总是差18岁一点点。

所以18于他,亲切但遥不可及,

对,总是差那么一点点。


他不自觉地用手攥紧了小票,拿出手机看到那人还没发消息,估计还在睡着,或者是其他原因。

不去过多想了,黑了手机屏便又想起最近发生的一切。


他受够了。


就当是做了一个梦,在梦里的事态滑向更严重之前,他决定醒了。

并且,他觉得,更多的心力不是在这上面,而是在那个需要他帮助的人上。

因为至始至终他都只以他为立场,所以是时候放弃掉一些东西了。


“请问……这里是中餐馆吗?”

他后背颤了一下,这是……


“是的,您好,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”

“……好,我,我”门口的人有些懵,看起来有些紧张。


“忽悠??”老王扭转身来,看清了门口的人。

“嗯???你怎么在这里?”大男孩也是一脸惊讶。

走近了才嗫嚅地说到:“我……我来找你了,没想到这么巧哈哈”


他起身抱住这个男孩,


终于,等到了啊。


还说等到忘忧一周年买个小蛋糕庆祝呢,

啊呀,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

我还有返场没等到呢,

我还有金瓜子没送呢,

我还有你们的对唱没听呢,

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没做呢。


你给他的信,我也还没写完呢,

是不是觉得我这种拖延症好讨厌,

我也觉得。。


可是我想和你们拖好久,拖到我白了头发掉了牙齿那天,

写了自己的作品,和自己的孩子说,

以前我喜欢过两个人的感情,

他们让我学会好多好多,

我学会克制,

学会最大限度的包容,

学会逐渐认清自己内心,

学会温柔看待这个世界。


可怎么一个个地走了……


我还是想你,

也想你(つд⊂)


最后,信会写完!我也会在!

不就是等么??


2018的最后一天,矫情地来个文的总结。

以前很喜欢一对cp,结局也很好,如今两人有了孩子,生活很少被打扰。

然鹅~
忘忧是2018我最大的惊喜,
其实自己认识他们完全是被动状态,因为不是自己去发现,而是被人安利……从此,走上了忘忧的不归路。
以前喜欢那对cp的时候就冒出很多写文的小想法,但是感觉很多都是小片段,真正拿起笔来却迟迟落不下。

忘忧真的是我第一对可以开脑洞开的很连贯的。
想写的契机应该就是那次梦到老王吧,第二天忍不住就在教室打字。
突然发现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在课外进行写作,我曾经想过,却从未实践过。

也很感谢看我写的文的所有忘忧er,
你们真的给了我很大动力,包括在生活里。
说实话这一年下半年真的很难熬,感觉很多东西变得很奢侈遥不可及,但是因为忘忧,因为写文,我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地方,并且觉得可以为之努力,虽然也是难产患者可还是乐在其中。

截图里的有些文中途停下就没有结尾,所以不好意思发出来也就搁置了~记录了自己当时的心情和状态,也都是很有意义对自己很重要的了。

2018,我的关键词就是“忘忧”
2019,我也会一直在。

To忽忽
忽悠,12月有些难熬,但是我们也走了过来,所以希望明年我们还可以一直陪你走下去~
想你,等你。

Vancouver's Christmas(3)

·麦粒


-圣诞特辑


那个晚上,忽悠睡得很好,早晨醒来时,还想再缩回被子睡个回笼觉。

可惜门外传来的猫咪爪子抓门的声音,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开了门,看到了门上留的便利贴

〔早餐放在桌上了,我出门买点东西〕


老王回来时,已接近下午两点,看到他拎着一大包装饰,忽悠才想起来今天就是圣诞。

“晚上去yum家过圣诞,买了些装饰品给你们弄弄”

“还挺用心呀狗贼”忽悠笑着说,

“可不能亏待你了”

忽悠又有种想拍他大背头的冲动了。


下午五点从家里出发,一路上忽悠看到树上挂着的彩灯,还有广场上的大圣诞树,兴奋得不行,在车上哼着歌摇来晃去,像个三岁的小孩。


如约到了Yum的家,在准备圣诞晚餐的时候,忽悠就那样在餐桌旁乖乖坐着,听着Yum小姐姐回忆着他们刚来加拿大时候的那些见闻,还有刚开始融入学校时的新奇事。那时候一块儿来的小伙伴都互相鼓励着,经常周末在一起聚餐,久而久之,也就成了他们每周的「损友局」。


忽悠专心地听着,想象着他们一块儿游山玩水,带着自家布偶金毛到处跑,打心底的羡慕。

一想到老王刚来时也会闹出笑话,在和当地人对话时也会手足无措的时候,又觉得有些好笑。


“诶!你俩别聊了,过来搭把手!”老王一边切着肉脯一边朝这边喊着。“诶哟哟一个大男生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?”Yum小姐姐打趣道,便起身去帮忙。

忽悠也跟着一块儿进了厨房,这才看到真的宛如“战场”,这边锅碗瓢盆齐上阵,那边刀起刀落切得不亦乐乎。

“要……帮什么吗?”忽悠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场景,小时候家里过年都出去和伙伴疯跑了,哪还会待在家里看到这情景呢?

“你帮我洗洗菜吧,喏,在旁边洗漱台”老王转过头说道,示意菜的位置。忽悠拿起菜打开水龙头,便开始洗起来。

逐渐听到那边传来笑声和打闹声,就知道Yum小姐姐又和鸣哥玩起来了。

“你经常来他们家里吃饭么?”忽悠洗着番茄问到,

“也没经常吧,就一星期两三次,他们也挺乐意的”“不会觉得被打扰?二人世界都被你破坏了”“他们心好呗,收留我这个单身狗”老王无奈地说,耸了耸肩。

“噗”忽悠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
“诶你怎么回事,好好洗你的”


“那平时在家里呢?就自己做做还是叫外卖?”“这里不像国内那么方便,外卖挺慢的,而且做外卖的真没几家,所以要不自己做要不出去吃”“开车?”“对啊,难不成骑车”“行吧,看来真的是单身贵族”

老王故意凑近问到:“怎么,不想我是单身贵族?”

“噫!你个gay gay怪离我远点”忽悠一脸嫌弃地往后挪了挪,“你单不单身关我屁事”

老王没说话,正了身子继续切着菜。

忽悠识趣地没再追问,心里却不是滋味。怎么的,还不给人打探打探日常生活了,我这是关心你啊!

只是,有时候人是骗不了自己的。


两人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几人一同坐在餐桌旁,看着这热气腾腾的中式晚餐,吃的兴致一下子上来了,可谁都没有先动筷,这时,忽悠小声地说了一句“嗯……大家都不吃吗”

Yum小姐姐首先惊喜地说“吃吃吃,当然吃,你是客你先”忽悠有些尴尬地拿起筷子准备夹一块红烧肉,“哎呀磨磨唧唧地干嘛呢,就当在自己家”yum热情地边说着边去夹了只虾往碗里放,老王见状不由得笑了,也夹了块肉,只不过,放到了忽悠碗里。

“啧啧啧,你们继续,就当我俩不存在”yum一脸了然于心地看着他俩,此时忽悠脸红地像个番茄,都红到了耳根,老王一脸笑意地看着他。

“咳咳”忽悠别过脸,当作无事发生过。

鸣哥顺势也夹了一块放到了yum碗里,yum便凑近亲了鸣哥的脸颊。

“噫!你们俩够了”老王嫌弃地说。

“谁刚刚往人家碗里夹肉的?”yum回击道,忽悠脸更红了。鸣哥怕俩人又开始掐架,忙说快好好吃饭,这才让忽悠舒了一口气。

打打闹闹地好不容易吃完了饭,忽悠觉得自己做饭都没有帮上什么忙,便提出他来洗碗。yum和鸣哥犹豫了一会儿后选择没意见,并一致决定让老王一起。

“为…?”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人驳回,老王无奈地明白了他俩的“良苦用心”。


“洗刷刷洗刷刷~洗刷刷”忽悠哼着歌认真地刷着碗,全然忘了旁边还有一直没说话的老王。

“咳,你……有没有什么安排?”心里想了千万个话题终于开了口的某人问到。

“没有呀,来这里不就是靠你包吃包住还包玩么”“那等一下玩游戏输了别哭鼻子”

“小姑娘才哭鼻子,以前谁别扭半天热度的事儿?我想不不起来了诶呀”

“你有完没完”

“盒盒盒盒盒”


在打情骂俏中两人终于洗好了碗,老王溜回客厅在包里翻找半天,神秘地拿出了一样东西。

“干嘛?拿着什么呢?”忽悠想要去抢过来看,可惜在老王的一番闪躲之后,并没能如愿。“切,我还不稀罕”


圣诞节本应该是围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着零食聊着天的,但是我们的yum小姐姐觉得那样太老套太无聊了,翻来找去终于在电视机下的柜子里找到了一样好玩的东西——飞行棋。

“我们恰好四个人,玩飞行棋正好够”yum一边拆着包装一边说道。

可惜,在几局过后,老王和忽悠成功进了自家圈——没有赢过,于是,老王同学想到了个更刺激的游戏。“我们来斗地主吧”

忽悠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手上拿着的扑克牌,看来这又是我忽某人大显身手的时候了!

虽然Yum有些不乐意,但是觉得好久没有玩过了,便举手表示自己也要玩,一旁的鸣哥便识趣的去切水果了。


发牌完毕,忽悠成功地成为了

农民,

和yum一起,地主自然是那个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牌的老王。

“你今天死定了!”忽悠大声宣战,

“奉陪到底,我先让你,对5”

“对6”“对k,嘿嘿,忽某人的牌技不是吹的”

“你压队友干嘛?”老王一脸疑惑地问到,

“!!!对不起!我错了我错了”忽悠才意识到他刚刚做了什么。yum表示不在意,她打的也不好。


几局下来,忽悠充分展现了他的过人之处,鸣哥在一旁看着憋笑地脸都青了。

“这局不算!再来再来!怎么你洗牌就一直都赢,不行我也要洗”当了几局地主几局农民,忽某人表示并不是自己的锅。

“这样玩太无聊了!我们来做奖惩制度吧”yum提议到,“要不……真心话大冒险?”“来就来!谁怕谁!”忽悠感觉自己有了把握,一点都不含糊地立下了flag。


“啊……怎么又输了!什么情况?”忽悠捂着脸仰天长啸,“真心话大冒险?选一个~”yum笑着说。

“大冒险”“好!那你们俩背着对方绕这里走一圈”“嗯??”被点名的老王同学震惊了。“对,要不你背他,要不他背你”

忽悠表示要在上面,咳咳,要被背。

老王同学同意了。


于是,忽悠跳了上去,现场观众明显地听到了什么咔嗒的一声响了,“宝贝,你这样以后就没有幸福生活了”老王无奈道。

“你滚呐!快快,走走走”忽悠举起小拳拳摆出冲鸭的姿势。

绕了一圈下来,两人的脸明显红了,老王是因为累的。忽悠嘛,就不知道了。


一番玩闹过后,脑细胞和体力都耗得差不多了,几个人都斜躺在沙发上,yum突然想起来圣诞礼物都还没有拆,又恢复了精气神一蹦一跳地往圣诞树去,过程中还拉上了忽悠。

“来~这是送给你的~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从老王那里打听地一下就选了这个,希望你喜欢”yum把一个长方形的小礼盒递了过来,忽悠不停地说着谢谢便收下了,“要不要拆开看看?”yum期待的望着他,忽悠便有些害羞的撕开包装,打开了盒子。

原来是一个可乐瓶的抱枕,瓶身大大地写着“冰阔落”,

“哇!!谢谢小姐姐!我很喜欢”

“你喜欢就好~这个如果你长期坐在椅子上就可以拿来靠着,你每天直播想着颈椎会很累吧,这个可以稍微缓解一下”yum笑着说。“哇!太用心了!谢谢谢谢”

随后,yum小姐姐又送来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礼物,“这是鸣哥的,这是A神的,这是土豆的,还有……”

老王看到了,一脸嫌弃地说“这些个忘恩负义的人,我怎么一件没有”

忽悠接着礼物都乐开花了,虽然家里也堆着很多粉丝送的礼物,可这些朋友送的,真的是第一次收到呢。“盒盒盒盒盒,谢谢你们,太谢谢了,让我怪不好意思的,礼物都没准备好”“没事没事,大家都很喜欢你的,所以有些老王的朋友都是空运礼物过来的,让我转交给你,比我用心多了”yum笑着说。“你呢?老王同学?”


“好了,该我登场了~当当当当”老某人终于拿出了他准备了很久的礼物。

一共有三件,“这是小时候经常玩的那种圣诞树,把它立起来再倒上这个,第二天就会开花了”

“哇你好幼稚,这个也太老了点吧”

“怎么,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,加拿大这个地方没卖的,拖朋友带的”


“第二个,这是一条定制手链,有一个可乐和一个百事的小挂件,大概按我的手腕尺寸来算的,你应该戴得上”

“戴不上戴不上,你的尺寸太小了~穿不下~盒盒盒盒”


“第三个呢,现在不方便拆,是给你的一封信,纸短情长好吧,纸短情长”

“你好gay哦~但是忽某人我还是收下了!”

忽悠满足地收下了三个礼物,嘴角就没下来过。


抱着一堆礼物回了家,忽悠满足地窝在沙发里,一件一件地拆着。每一件礼物打开都意想不到,而且留的小纸条都特别暖心。

老王凑了过来,看着忽悠把每一件礼物拿起来又放下,爱不释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了。

“我现在特别想抱着你……虽然这样说不太好”老王有些紧张的说道。

忽悠正高兴呢,觉得某人的要求也不是那么过分,挪了挪位置,“今天圣诞节,我变身圣诞老人就满足你这个愿望吧”

老王立马坐了过去,搂着忽悠,“哇你好gay哦~诶你看这个小鹿好可爱,它的角这样晃一下还会发光”

老王凑近忽悠耳边,温柔地说“你最可爱”

忽悠又想打某人的大背头了,可是他觉得脸好烫,手都抬不起来了。

就像只小猫咪一样。


Merry Christmas🎄


Vancouver's Christmas(2)

·麦粒


-幸福归忘忧,ooc归我

-朋友出场


接近黎明时,忽悠才稍稍睡着了些,做了梦,可惜是空白的,没多久便又醒了过来。走到洗手间,看见自己这般模样,忽悠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又躺回了床上。

房间西侧有一个书架,里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书,旁边还摞着一堆杂志。东侧摆着一张小木桌,上面放着一台电脑,可惜蒙着防尘布,看不到是什么牌子。再有就是一个海滩的风景画还有挂着帆船的台灯。看来墙刷成天蓝色原来是为了映衬这些小东西,忽悠猜测着设计者一定是有份海洋情怀,也许是房东,也许就是老王。

打量完了房间,忽悠就无事可做了,靠着枕头任由思绪飘飞。

又想起了之前的烂摊子事儿。他还是摆脱不了。


人类社会本就是追求利益,每个人都在自己利益周围打着转,自己蒙着双眼强调着为别人而思考,可是谁又能脱离自己成为别人呢?没有。

这是他自妈妈搬去另一个国家就已明白的道理。陪伴永不会长久,也不会维持到人的整整一生,一直陪伴自己的,只有明白自己所有想法的人,其实也就是自己。


当然,还有独自蜷缩时感受到的跃动的心脏,它让自己周围不至于那么安静,还有那一点点心跳声可以维持着温度。所以他不是很相信什么能够维持永恒,就连这血缘都不能将一个人留下。

所以他只信下一次,只盼望明天,畅想着下一个星期,毕竟,永远太久,太贵,什么都换不到。


咚咚,敲门声打断了忽悠的思绪,“起了没?出来吃早餐了”喵~

看来那群主子也在门外呢,本来想着这些心情不好的忽悠立马来了精神,我要撸猫!!

开了门,身着黑色T恤的老王首先问了句“昨晚睡得好吗”

“还……还行”忽悠心虚地挠了挠头,说实话,一点都不好。

“你赶紧去做饭我要和猫玩!”

“(笑)好好好,他们刚刚下了楼,你下楼找找,如果觉得不舒服就别玩了”

“切~”两人转身下楼,一个进了厨房一个奔着猫去了。

“阿嚏!”忽悠赶紧捂住嘴,差点被听见了,好险。


吃完早餐,忽悠来了精神,换上了新卡就拉着老王让他介绍这个又介绍那个。

忽然,“晚上我请了我朋友他们来吃饭,向他们介绍介绍你”“哇!这么突然!不是我有什么好介绍的?”

“一听说你要来加拿大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比我还兴奋,再不让你真人露面他们可能要开始信息轰炸我了”

老王说的没错,他的损友们自从被他各种安利,再加上有些幸运儿还被拉上一起排水友赛之后,他们对于忽悠的好奇还有对于他俩关系的好奇只增不减。

“那我得好好打理打理,就这幅模样太丢人了”忽悠说话间扒了扒头发。


傍晚,两人开车抵达了目的地,一打开信息上发来的那个包间,忽悠顿时惊了,“怎么这么多人?!”

“宝贝别慌,小场面”老王笑着说道。


“诶这不是忽悠嘛,来来来坐这”其中一个反戴着棒球帽的年轻小伙说道,“这就是Akira,那个在水友赛上被你打的那个”

“哈哈哈抱歉”忽悠尴尬地挠了挠头,

“诶呀没事!自家朋友,而且游戏嘛没什么”说话间忽悠便被拉着坐下。

“忽悠,来了温哥华可要好好放松一下,有什么想玩的想吃的都和我们说,老王他不带你去我们带你去”其中一位姑娘说道,“这就是yum,你见过的,旁边是鸣哥”老王接着介绍道。

“好啊~有好吃的好玩的带上我!”忽悠的社交鬼才属性立马上线,什么客套话都丢一边去吧,展现我实力的时候到了!


一顿饭下来,可谓是热闹不断精彩轮番,刚开始都还比较拘束,到了后来小时候的糗事都不自主的说了出来。

确实,和有趣的灵魂相处从来不会尴尬。

大家的提问也没有出格,嘘寒问暖是常态,偶尔有几个调皮的会稍微起起哄,只不过也不会让人觉得被八卦而不舒服。

饭店门口彼此互道再见,约着圣诞再聚。

回到车上,忽悠还在处于兴奋状态。不停哼着歌左摇摇右晃晃,

“这是怎么了这么兴奋?”老王有些好笑,“就是开心~嘿嘿嘿,没想到你朋友都还挺好的,不像你”

“嗯??再说一遍??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露宿街头”“切!我会怕你吗?”忽悠挺着小肚子骄傲地说。

“可我舍不得~”

“啊啊啊啊你好gay啊!!!滚呐!”忽悠别过头,脸红得一匹。

平静下来后,

“我是打开了你的开关吗”“什么开关”

“gay人的开关”“噗嗤(笑),你觉得是那就是吧”

“你看你之前不是这样的,昨天还好好的”

“行行行,我错了我错了,等一波cd”

“狗贼抢我台词!”忽悠鼓着腮帮说,装出生气的样子。老王不好拆穿,怕小猫咪真的炸毛,于是憋着笑继续开车。


“啊!终于到家了!累死宝宝了”忽悠伸了个懒腰,

“差不多洗漱好就休息了,你时差还没倒过来,你那体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那堆人估计得拿我开刀”

“嘿嘿,知道就好”忽悠抱起猫便上了楼,心里美滋滋的。


人的一天,可以由很多构成,悲伤,郁闷,快乐,幸福,而现在,他觉得今天的快乐是可以盖过前几月的郁闷的。


他幸运地能够和这个人相识,并且进入了他的生活圈,认识了他所熟悉的人。而且,老王的朋友,真的都是很好很好的人,待他就如同和一位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一样,不生疏也不过分亲近,恰到好处。


舒服就好,舒服就行~


Vancouver 's Christmas

·麦粒


(1)


坐在去温哥华的客机上,忽悠感觉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,前几个星期都没怎么睡好觉,被某人劝着好好补觉了三五天可也没什么效果,虽然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,可心里还是觉得空空的。

飞机起飞,逐渐平稳下来,一个小时过后,感觉有些困。

唔…睡一下吧,免得黑眼圈太重,到那边就穿帮了没睡好的事实。

某人又得唠叨了。


一觉醒来,听到广播已经在提醒乘客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飞机即将抵达目的地。忽悠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这里已近傍晚时分。

下了飞机,没了空调,冬季温时哥华的风有些冷,忽悠拢了拢衣服,推着行李箱向出口走去。

人群熙熙攘攘,机场各处装饰着圣诞饰品,顺着指示箭头向出口慢慢挪移,才看到一个大大的牌子,

“忽悠 huyo”

举着牌子的正是辣个蓝人——老王。

一边向旁边的人道歉一边往右挪过去时,忽悠心里只有一句话“这个人真gay”。


刚刚还在人群中找寻人的老王此时满脸笑意,放下了举着的牌子便拿过行李箱,

“累么?”“还行,睡了一觉就到了”

“怎么穿这么少”“你又没提醒我我怎么知道这里这么冷”说罢忽悠抖了抖身子。

“啧啧啧,走,上车”

“你怎么一上来就这么露骨”

“那我上来温柔点儿”

“哈哈哈”“(笑)”一个没忍住,忽悠先笑了出来。

两人一见面就对台词,恐怕没有更让人觉得特别的见面了吧。


就这样忽悠跟着眼前的身着黑色风衣的某人,走到了停车场,缩进了副驾驶的座位。

“还挺自觉”

“先发制人”

“嗯??”老王疑惑道,看来几日不见要上房揭瓦了。

“略略略,好好开你的车,别又被罚款了”

“(笑)”

久违的笑声响起,忽悠仿佛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济南,正戴着耳机和他一起打着游戏,这样的笑声,一直让他自己不觉得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。


一路上,两人谈话很少,因为忽悠靠着暖和的靠枕又开始困了,倒时差毕竟很累。看着忽悠这番模样,老王也稍稍放了心,人就在跟前,过得好与不好,他能够知道。


到了家,忽悠近乎睡着,但长时间的坐飞机难免会有些晕,身体上的不适让他很难睡着,加上旁边这个gay gay怪,他是真得注意着点,毕竟,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比他聪明比他gay,万一睡着了什么糗事一出岂不是落了下风。还停留在半梦半醒中的忽悠觉得车貌似减速停了下来,老王停好了车,开了门下去搬行李,忽悠迷迷糊糊地解开安全带,开了门下了车。


哇,果然是有钱人,这豪宅,这花园,顶配好伐!

“外面冷,快进来”老王开了门,正找着新的毛拖鞋,看到忽悠站在车门旁呆呆地站着,觉得有些好笑,便招呼人进来。

忽悠走进房子,才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别墅,可惜有些太大太空了。

“你先坐着休息一下,我帮你整理一下床铺,前几天晒的被褥还没铺好。

行李就放那儿吧,我等会儿搬,水果在桌上自己拿。”

果然,有人照顾的感觉就是好。


忽悠懒懒地坐在沙发上,打量着室内的装饰,简单的墨蓝加黑白色调,角落的猫粮小碗还有着剩余,看来,那两位主子暂时被关禁闭了。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了,觉得有毛茸茸的不知名物体在蹭着自己的腿,忽悠猛然醒来,嗯?!这不是那只白色的布偶吗?

“Lucy!过来吃饭了!”老王一边做着主子的饭菜一边喊着。

原来这只叫Lucy,嘿嘿,我得想个其他的名字。

“看来她还是挺喜欢你的”抱起Lucy,老王将她放在小碗旁,起身去找另外一只。

“Cock!嗯?刚刚还在的”

「这个名字好!就叫可乐吧!」忽悠开心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。


“搞定!”老王拍了拍身上主子脱的毛,走了过来,问“还困么?”

“好像不是很困,刚刚睡了一下”

“那行,吃饭去咯?”


忽悠点了点头,两人就一同去吃了顿温哥华式中餐。


咬着筷子,忽悠略显嫌弃地说道

“你怎么第一天就带我来吃这么不正宗的中餐啊,你怎么不在家里做?”

“菜没买齐,下次给你做水煮肉片”

“那行,奈斯~”忽悠满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,他等着水煮肉片可是等了好久了。


吃好饭便回了家,与老王道了晚安之后,忽悠便开了台灯躺在铺好的床上,暖暖的,有阳光的味道。想起来以前妈妈在家也是经常会晒被子,因为她和忽悠说,被子里面有小恶魔,晒了太阳就会跑掉了,不会在他做梦的时候钻进梦里把梦变成噩梦。

可是想着想着,心里没来由地难受……


在温哥华的第一个晚上,不知道是因为白天都在补觉还是心里又想起来这些事,忽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但没敢吵醒另一个房间的人,悄悄躲在被子里,蜷缩着努力睡着。

无果。


❤送给还在的每一位忘忧er的圣诞节礼物🎁

大概有4章~会尽快更完!🤗

自己太想让忽悠去温哥华放松了~所以想了一个生活气息很足的小故事~

希望你喜欢😘


不知道圣诞节能不能发出来😂
这周末作业太多可能这篇得移到元旦了☺
目前写完第一章,总共未定,主要是觉得有些太啰啰嗦嗦,但是改又太大刀阔斧🤔
看情况吧~希望可以努努力发出来🤗

I'm waiting for you❤

悠悠妹~🤗

暖冬

·麦粒


小雪过后的日子里,天气也还蛮顺意,在济南的暖冬里,就着阳光,忽悠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。


呼~昨晚答应看完《故事王2》就睡了,但还是浪到了四点,起来的时候就快接近下午5点了。是被饿醒的。昨晚下播挺晚的,本来打算叫外卖,可是看着看着就到了凌晨两点多,这时候叫外卖岂不太不人道了?索性披着薄被用小号上机玩了几次。肚子咕咕叫的声音逐渐被游戏掩盖,所以,现在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快饿晕了,好像还有些冒冷汗。


掀开被子起身,披了衣服就去洗漱,在冷水的刺激下有些清醒,身体的感官才恢复了知觉。

好饿啊……


习惯性地拿起手机,看到了微信三条未读消息。

“起了么?”

“吃饭没?昨天看到你那么晚都没吃饭”

“起了告诉我一声”

这已成为两人的日常,但在此时看来是那么的合时宜。


忽悠:“刚起,肚子好饿,不知道吃什么”

对方秒回:“才起呢?我这边都快睡了,给你叫点粥吧”

“我要加胡萝卜的”

“好~给你点了,5分钟后估计就送到”


他已经完全摸清了附近的健康小吃店,之前忽悠点的要不太远,要不就是用肯德基麦当劳凑合,好不容易吃点家常菜还不记得说少辣,每次胃出现抗议才知道和他诉苦。

唉,自家小祖宗,怎么也都得宠着。


大约7分钟后,电话准时响起,拿到了外卖,便给他回过去“拿到了,你赶紧睡吧”

对方正在输入,

“看来得多学学煮粥了,看你这熊样,吃粥的日子还多着呢”

“你才熊,想学就学不要找借口,忽某人的胃那么珍贵”

“你还知道珍贵呢”

“切,我要喝粥了,生人勿近”

“内有忽悠”

“滚呐!!!!”

忽悠打开包装,看着热气腾腾的胡萝卜加玉米粥,还有些小块鸡肉藏在其中,顿时有了食欲。拿起勺便吃了起来,

“嗯挺好吃的,下次也叫他家”

“遵命爱妃”

“去你的,好好说话”

“(语音)(笑)我先睡了,明天还得去图书馆,你慢慢吃,不要吃的太快,伤胃”

“好”

忽悠缓缓放下手机,专心地吃起粥来。


窗外响起了嘈杂的声音,看来是附近学校的孩子们放了学,正约着伴一同回家,想来小时候的自己也是这样呢,学校里待了一天总是有些累,每次能够约上自己的好哥们儿趁着吃饭之前的时间去公园里逗逗狗,或者去附近小卖部不紧不慢地找着最喜欢的漫画有没有更新,还有眼巴巴地看着隔壁的小孩玩着最新的滑板……


小时候的自己真是玩儿的花样那么多啊,可惜好几个玩伴都已经搬走或早已读了大学在外省工作了,就剩自己还在故乡默默经营着自己的职业,偶尔想起才和他们联系,聊聊彼此的近况。可惜啊,再也回不到从前。


孩子们的笑声将忽悠的思绪拉了回来,也许,长大之后,他们也还是记得曾经的有个暖冬,能够和小伙伴一同回家,这件小但难得的事吧。


叮~手机屏幕忽然亮起,

“吃好了吗?准备睡了,晚安”

晚安~


也许曾经我和你并不认识,也许有过一面之缘。或许在我家附近那个喷泉,或许在某个补习班旁的小超市里,当时的我不认识你,你不认识我,可我们成长在同一个城市,在不同的环境里逐渐长大。


你去了海的另一边,而我依旧守着这个小城,可是,我们还是遇见了,在正好的年纪,遇见了最好的你。


#冬天到了~小甜饼来暖暖心❤

#好久不见😘~好想写好想写的~今天终于出炉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