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粒

这里麦粒,可以叫阿粒~

我喜欢你,绝不是因风而起

·麦粒

入夜,星子零落地闪着,
像极了林荫大道上的落叶,
伴着响声裂成碎片,
过路的人儿却毫无察觉。

温哥华的夜总是令人迷恋,
凉风习习,
却依旧带着秋天的暖色调,
金黄或色彩斑斓。

或许国内的夜晚也如这般,
沉寂而静谧。
我想寄封信过去,
想到漫无边际的大海,
想了想,
还是收回了笔。

古人的方式总是那么动情,
而恰恰,
我却想用这方式告诉你,
我很想你。

想你,
绝不是一时兴起;
想你,
也不是因风而起。

我好想你。

❤第一次尝试写诗请多包涵,不押韵完全就是一时兴起写的~祝好梦~

日常 之晨练

·麦粒

早晨,时针指向九点,忽悠有些感觉到了照进房间的阳光,揉了揉眼,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,哦,九点了。身旁的人已不见踪影,忽悠慢悠悠地下了床,趿拉着拖鞋走进了卫生间。

一番洗漱过后总算有些清醒,拉开了窗帘看到楼下的小花园,晨练的大爷在打着太极拳,整齐站好的广场舞大妈正挥着扇子跳着舞。
诶,那熟悉的身影正和遛鸟的大爷聊着什么。忽悠拿起茶几上的瓶装水,换了鞋便下了楼。

老王还在加拿大上学时就已养成了每天早起跑步的习惯,回来因为倒时差有一两个星期都没跑了,但想起来自家那小孩的健身计划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所以今天便早起去了楼下花园锻炼,也当激励激励。

“嘿!”忽悠调皮地拍了正和大爷聊的欢的那人的肩,那人转过头来,看到某人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,不由得将他揽了过来,

“喏,这就是和您说的我的那位朋友”忽悠听闻心里有些气,什么朋友,你才朋友,你全家都是朋友。
气不过的他悄悄地拧了某人的腰,“嘶!”被拧得有些疼的老王疑惑地看着忽悠,忽悠别过头不理。

老王见状便知道了这小孩在想什么,和大爷聊了一些便道了再见。
“你干嘛?大早上的生起床气啊”
“你才朋友,你全家都是朋友”

果然,就是因为这个生了气。
“诶呀~这个等以后我和你的街坊邻居混熟了再和他们道实情嘛,保留点神秘感不好吗”
“你当变魔术呢”

看着某人气鼓鼓的样子老王实在是忍不住笑了,“哇!狗贼你还笑!”忽悠正欲用他的小拳拳打那人,却发现身穿深灰T恤的他胸前已经被汗浸湿了一块,不自觉地用手去提起那小块变色的衣服,

“干嘛,没见过你男人健完身的样子啊”听到这话忽悠脸红到了耳根,“什么跟什么嘛,你这样是打算去勾搭人小姑娘?啧啧啧”
“我只勾搭你”
“噫!”忽悠完全招架不住这句话,顿时自动远离了这大早上就开始gay人的gay gay怪。

老王见这可爱模样,便不再逗他,拉起他手来便带着忽悠绕着花园走着。
“诶我都没发现,这里早上这么热闹,空气这么好”
“当然啊,你每天都是过着外星人的时间,有几次能够早起遛弯呢”
“我过的是加拿大时间”
“好好好,那今天我们都过中国时间吧”
“好,听你的”

看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,鸟儿仿佛在集会似的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不远处的接地气音乐和谐的响着。

感受着手里的温热,看着那人汗湿了半身,额前的碎发因风吹来不住摇着。
忽悠想,
或许,这样过一生也挺好。

*抓住早晨的尾巴~
    嘿!来一个小日常~

日常 之月色好美

·麦粒

窗外,落雨的轻柔逐渐变得有了滴答声,伴着偶尔出现的闪电,慢慢掩盖了窗外的一切声音。
这样,反而觉得,全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。

老王靠在软软的沙发里,正看着电影,忽悠抱着白色的那只猫,枕在他软软的大腿上,猫咪也慵懒地在忽悠轻微起伏的小肚子上舒服地打着盹儿。
“好舒服~”忽悠懒懒地说道。
“舒服就行~”
“不要gay我,好好看电影”
“嗯”

随着电影片尾曲响起,他也顺势开了灯。
“哇”因为长时间在黑暗里,突然的光亮让忽悠有些不适应。
“好了,洗洗准备睡了”他温柔地说。

最抵挡不住的就是带有磁性还无比温柔的声音了。

忽悠撇撇嘴,小心地抱起了猫放到了绒绒的地毯上,
“不怕它不会摔着的,肥的一匹”
“要你管,这可是我的宝贝我乐意”
“好好好,我的小祖宗快去洗漱”
离开了温暖“垫子”地猫有些醒了,趴在地上喵喵地叫着,像极了那个人的撒娇。

老王穿着深蓝色浴衣半倚在枕头上,刷着几家新上市公司的运营规划,浑然不知某个小家伙悄悄爬上了床,准备吓他一下。

“噫!”“你干嘛”
伴着某人的开怀大笑,看来计谋是得逞了。

“你在干嘛呢,看这么认真,是不是又看到漂亮姐姐了”某人好奇的往电脑上凑。
“她们都没有你好看”温柔地目光让好奇的步伐顿时停住,某人的脸红的到了耳根。
温热的手轻轻抚了抚毛茸茸的细发,将垂下的碎发别到耳后,某人的脸更红了。
“你…唔”
“害羞了?”他笑着说。
“没…没有!怎么可能害羞!”
某人如今就保持着两手撑起,单膝跪在床上,欲爬向半躺着的人的姿势,像极了他的猫。

“好啦~过来,给你看个好东西”
“什么?”忽悠顺势凑到他身边,“嗯?这…这…这不是那个显卡吗?”
他点了点头,“等以后我的第一个月工资就买这个”
“!!惊了!这个不用的!真的不用,我又不急着要”“再说了,还是你第一个月工资…”
“没事嘛~我宝贝开心就好”
“那…可不可以,缓缓?你的第五,或者第二十个月工资再买?”
“不要,就第一个月,这才有意义”
某人紧张的不知道该往哪儿看,也尽力掩饰着自己的害羞和激动。
“哎呀算了算了说不过你,你爱怎样怎样吧”
这奶声奶气的撒娇真的很让人招架不住啊,可那小家伙却不自知……太撩人了。
忽悠装作赌气一般拉过被子躺在了一边,双手交叉着放在脑后,目光仿佛可以穿过房顶,看到那满天繁星。
“想什么呢?”
“嗯…我在想,我们是怎么在一块儿的”
“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”
某人把手边的小枕头往身旁人扔去,自顾自地说道“你个……算了我这种文化人和你聊不来”
“嗯就你是文化人”
“唉,就觉得,还挺像做梦的”
“梦?不存在的,我现在就躺你旁边啊宝贝”
“你别gay我!破坏气氛真是的”
“(笑)好~不影响我们忽大公子想事”

一番沉默过后,
“嗯……我困了”
“噗”
“笑什么!”忽某人突然炸毛(假的)
“好了好了,困了就赶紧睡了,我看的也差不多了”
“那你关灯”
啪,房间顿时与窗外的黑夜融为一体,此时清冷的月光更显明亮,而身旁的人轻微的呼吸声仿佛给这个夜增添了些许温暖。
想着明天也能同样拥有这份幸福,合上笔记本的人满足地钻进了被子,悄悄撑起手在身旁人的额上落下一个吻。

今晚月色好美。

今日小甜饼

·麦粒
*来啊造作啊~

好不容易放松睡个懒觉,他像往常一样,睡眼惺忪的刷着牙,镜子旁开着忽悠的直播,估计这会也结束了吃鸡之旅,点进去恰好碰到读礼物环节。
他心想,自己没几次听过读礼物,但读礼物的某只小猫总是和自己抱怨怎么那群人什么梗都能玩,今天就碰巧听听吧。

刚开始还在说着重要的三件事,说完后正式进入读礼物环节。
“谢谢xx的小金人,谢谢xx的节奏风暴”

“……你们说的王海志不会是GT嗷呜吧?”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健康的刷牙3分钟时间被迫打断,泡沫被喷到了镜子上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跟他联系不起来吗?因为我知道他不姓王”
“看你们起的外号,啧啧啧真的可怜,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,只能乱起外号。”
“切~”
忙着擦镜子的某人忍不住笑了出来,果然,他口中所说的“那帮人”是真的很会开脑洞,王海志……这个名字居然也能想的出来!

下播之后,忽忽照例打开手机点开微信置顶,开始一波嘲讽,
“哈哈哈哈你个王海志太土了哈哈哈”
“兄弟我相信你会喜欢这个名字的”
“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哈哈哈哈”
看到手机界面不断变亮,就知道该签收某人的嘲笑了。
“去你的,你个岳云鹏”
“他们起的关我什么事,你要找就找他们去呗”“你个海志”
(语音)“(笑)你知道王母娘娘是什么意思么?”
“我…大概猜到了??”
“你去我微博看看”

3分钟后,
“我去我去!兄弟!你下次发微博告诉我一声!”
(语音)“这下知道了吧”
(语音)“心态崩了心态崩了,哇那条微博是真的吗”
“真的”
“哈哈哈兄弟你危险了”
“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”
“!!!疯狂gay我!”“小黑屋见”
“你确定?你只有3秒的考虑时间”
“逗你玩儿的~”
(语音)“(笑)那边也差不多凌晨了吧,快去睡觉”
“不,我还要看会儿土味”
“你再看就更get不到他们的点了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人家那么有文化你再变土,岂不是…”
“人家怪”
“我没有”
“你说的是人家”
“行吧。快去睡觉”
“拒绝”
“那今天的猫的视频就鸽了”
“!!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!我去睡觉了”
“这还差不多”
“狗男人”
“汪,汪汪”

日常

·阿粒
*不接上次〔小日常〕

靠在软软的枕头上,喝着刚刚做好的西瓜汁,把笔记本放在腿上,刷着最近追的番剧,过于沉浸其中,没注意到刚洗好了澡的人坐在了身旁。“宝贝,要洗澡吗?水还热着呢”“等等,这话看完”忽悠视线并未离开地应和着。身旁人拿起床头柜上的另一杯西瓜汁,也和他一起看了起来。
过了一会儿便结束了,忽悠向后仰了仰,伸了个懒腰,“诶呀~终于要看完了,累死宝宝了”“(笑)还是挺快的嘛,我看着也没几天呀”“哼~我追番可是很积极的!”“好好好~趁着水还热赶紧去冲个澡吧”
看着某人扭来扭去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他猛然起身将小家伙压在身下,阴影落于身下人上,忽悠愣了一下,心跳快了几分,而他如恶作剧般故意凑近,在耳畔轻轻说道“再不去就不乖了”
听到这话,身下人脸涨得通红,慌忙推开溜进浴室,将门迅速关上。
看到这一气呵成的动作,恶作剧的他忍不住笑了出来,
果然还是不经撩啊。

没过多久,浴室的门随着腾腾水汽打开了,穿着松垮T恤的人儿拿着毛巾迷迷糊糊走了出来,“哇困的一匹!洗什么澡啊真是的”说完便一头扎进软软的大床里,正看着各类公司简介的他将人拎了起来,“头发没干呢!起来!”忽悠极不情愿地盘腿坐了起来,“来我给你擦擦干”语毕便拿起毛巾细细擦着。忽悠这时像极了他家里的猫,乖乖的坐着,觉得舒服得时候还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可爱到不行。
擦干得差不多了才拿起吹风机,试了试温度,开始吹一些依旧有些潮的发尾。“你这头发需要好好保养了,你熬夜还染发,以后真变小秃头了”
“哼,你还不是熬夜”“那是因为当时看你直播啊”
“还不是熬了”“行,那以后我也不熬夜了,现在不是在调整吗,慢慢就调过来了”
“好,那你不熬我也不熬,谁晚睡谁是小狗”“嗯,谁晚睡谁三个月不准喝冰阔落”
“你也太狠了吧兄弟”“要玩就玩大的”
“嗯…行吧”
吹干了头发,忽悠便枕着胳膊看着身旁的人认真看电脑的模样,
“诶你这怎么都是英文啊,外国的啊?”
“没啊,中国的也有”
“所以说还是有加拿大那边的咯?”
“嗯,有几个是”
“你还要回去吗?”
“嗯…”他将视线从电脑移到了小家伙身上,“先了解一下,如果有合适的再比较一下,国内国外的我都有看,但是决定留在哪里还不确定。一切决定之前都会和你商量的”温柔的眼神忽然变得坚定,让忽悠有些无措,更像是“受宠若惊”。
“嗯,好的,我知道,你慢慢看吧”
“什么工资啊年终奖的多留意一下啊”
身旁人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诶哟你干嘛!”
“(笑)你咋这么没…可爱呢”
“这叫务实”
“好~务实”
拿起一旁的笔记本打开番剧,忽悠又津津有味的追起了番剧,这好不容易的休息时光怎么能放过,而且还不能熬夜,更加得珍惜了。
伴着余下西瓜汁的清凉,窗外透进的灯光,还有身旁人浅浅的呼吸声,这个夜晚,过得真好。

(日常短篇hhh)(っ╹◡╹)ノ❀
*小日常会继续,日常篇就是想到就写♥

小日常啦

·阿粒
♡甜♡

        轻轻拉开窗帘,些许阳光落近房间,床上的人儿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地说“唔…你起啦?”恶作剧的他应到“嗯,没事,你继续睡吧”又把窗帘缓缓拉上,在小孩的额上落下一个吻,便出了门。
         城市早晨的宁静被人们匆忙的脚步声和汽车的喧嚣所打破,有了年代感的小区反而显得宁静。下了楼梯,出了大门,便向着一家早点前行,昨晚睡前特意问了一下,忽悠说比较近的好吃的就这家,出了大门右转没几步就到了。果然很近,提着买好的豆浆油条又去了附近的超市,买了些新鲜时蔬和水果,便往回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 拿出昨天给的钥匙打开了门,看到卧室的门依旧紧闭,解决了早餐便去厨房把预备的菜品冲洗干净。几分钟后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毛茸茸的脑袋搭在了肩上,小孩揉了揉眼睛,“干嘛呢~”软软的声音因为刚刚起床而显得有些哑,“你先洗漱,豆浆油条帮你放桌上了,我这先洗着菜,等等让你尝尝我的手艺”
         见搭在肩上的毛茸茸迟迟没有反应,便擦干了手,将小孩推到洗手间,温柔的说“乖~等等就有好吃的了”忽悠被这话撩的有些脸红,小声地说“你怎么这么会gay人啊~”老王笑笑,转身回了厨房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是老王回国的第二天,因为刚毕业,对于以后工作还需要和家里人商量,便约定了时间回了国,只是提前了几天回来,因为他想提前去看看他的小孩。第一天回来本是住的酒店,只是忽悠觉得得尽地主之谊,便让他“借宿”在自己家里。毕竟酒店多费钱啊,反正两个人住一起也没问题,忽悠这样想,所以就帮他拎着行李箱来了自己家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这是老王第二次回国了,上一次停留了三天,因为要赶着回去所以忽悠也没有让他来过自己家里,这是第一次让他来家里玩,所以刚到家的那天下午两个人都很拘束,但经过了一晚上的吃鸡之旅,也就逐渐放的开了。后来玩到凌晨三点,因为白天太累实在熬不住,就决定一起睡了。两个人因为都太困,所以沾了床立马就睡着了。因为生物钟的关系,所以老王早上九点醒了过来,而忽悠依旧懒懒地躺在床上不想起,直到感觉老王买了早点回来才挣扎着起了床,所以现在困得一匹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梳洗了一番终于有些清醒,肚子咕咕叫的他坐在沙发上享受着美味的早餐,其实味道与平时并无二致,可今天就觉得吃的格外香。厨房里的人还在忙活,许久没用的锅和碗被认真洗过之后整齐地摆在一边,电磁炉上的汤咕噜咕噜地冒着泡,而他系着围裙,正认真地切着菜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才是家的模样,这也是我梦中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  缓过神来,向着那人背影略微大声说道:“你打算做什么菜呀?”
“水煮肉片,番茄炒蛋,对了,紫菜蛋花汤想尝尝吗?”
“都行,我又不挑食”
“(笑)谁之前直播说的不爱吃这个不爱吃那个的?”
“哼,那是他们做的不好吃”说完忽悠便红了脸,这…我在说什么啊?!
“好好好,就我做的好吃,今天就让你吃个饱”没想到他听出了话外之意,忽悠便别过头不再说话,脸却涨得通红。
         半个小时后,香味从厨房飘进了客厅,忽悠迫不及待地钻进厨房,看到了腾腾热气的“大餐”,口水差点没忍住。看着身边人这可爱的模样,老王不禁抬起手刮了刮小孩的鼻子,告诉他马上就好。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再次没节奏地狂跳着,为了掩饰忽悠便抬起菜放到了餐桌上,再把清洗好的碗筷认真摆好,才觉得心跳正常了些。
         菜全部上齐,准备开吃。“今天没做饭,就凑合凑合吧”老王说道。“没事儿~这里够吃了,再说一小时前才吃过早点呢~”两人就这样轻松地聊着各式各样的话题,把所有菜都解决的干干净净。

“你做的菜,所以该我洗碗”忽悠摸了摸圆圆的肚子,起身便去洗碗,“等等,把这个系上”老王把围裙脱了下来,便绕到忽悠身后帮他系上。痒痒的感觉让忽悠不自觉地笑了出来,“这么开心的吗,就帮你系个围裙,太容易满足了吧”“你别gay我!还不是你系得太慢了”“不许说男人慢,还有你这什么逻辑”忽悠转过身向他吐吐舌头,便去了厨房,老王笑着摇了摇头,就坐在沙发上打开了手机。

“今日份健康,自己做的,快夸我”
发了微博,配上了成品菜的照片,特意把图截到只剩下菜和餐桌。“您这是又弹尽粮绝了?”“哇哇哇!居家好男人系列”“您终于回来了!我快想死你了”看着微博下的评论老王不免想笑,果然,自己的很久没出现让他的小粉丝们分外想念。

“干嘛呢?今天打算去哪儿玩?大爷我今天有时间陪你”洗好了碗,忽悠便摘了围裙坐在了老王旁边,看到了他发的微博,
“啧啧啧,就你这厨艺,还不及我的万分之一”“那你也得做给我看看呀,宝贝~儿~”“噫!!你这个人…算了算了,今天打算去哪儿?”“你看吧,我也不知道哪里好玩啊”“要不要去美食城?”“你已经…这样了你还去美食城呢”“你说谁胖呢?你再说一遍!”“好了好了不闹你了,继续说”
被顺了毛的忽悠开始认真地想着好玩的地方“去公园?游乐场不符合我们风格”“行,那就去公园吧,那里有自行车么?来个公园骑行”“有啊!当然有,来,让哥带你浪”“(笑)好,那准备准备就走吧,现在也不早了”“好嘞~我去拿下东西”

*其实感觉没写完啊  捂脸(/∇\*)    但是小日常会继续发的
*码字真辛苦,佩服各位大大

大洋彼岸的你(七夕小甜饼)

深夜,总是会让喧嚣沉寂,让白天隐藏的心思悄悄爬出,不动声色,却慢慢占据内心。
时间好快,步入8月,今天是农历的七月初七,也就是传统的七夕,这是独属于中国人的情人节,牛郎织女相会便是在这天。
可是对于相隔了半个地球的两个人来说,鹊桥,不足以让他们团聚。
身处东八区的大陆已被黑夜笼罩,早已躺在了大床上的忽悠,静静看着天边的月亮,清冷的月光洒在房间的一角,有些莫名地睡不着,说实话,有点想他。
本觉得七夕这个日子不太适合他们过,毕竟什么都没有尘埃落定,一切就像他喜欢的“暧昧期”那样发展着,小心翼翼却又乐在其中。
今晚一反往常地熬夜玩游戏,而是就这样早早地爬上床,一个人看着月亮发呆,本也不打算去想什么,可是有些落寞的心还是有些不自觉地去想那个人。对,辣个蓝人。

太平洋另一边的温哥华,天边刚泛起鱼肚白,阳光缓缓落入房间,和暖色调的壁纸相互映称,流淌着微微的光。坐在电脑桌前的人早于太阳升起前一个小时起了床,有份文件需要他在今天之前发过去,完成后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。打开手机看到提示,才想起来明天就是七夕了,对了,所以那边……今天就是七夕。
在想着要不要发个微信过去,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“喂,还不睡呢”
“嗯,不困,等下就睡了”
“今天没有玩游戏了?”
“没,嗓子不舒服,所以不打算熬夜了”
“在干嘛呢”
“看月亮”
“小少爷今天这么有兴致的吗”
“呵我也是风雅之人的好么”
“行,那看出什么了么”
“嗯…就想起一些事”
“什么?”
“上次看月亮是和我妈过中秋节那次,好几年前了,那天的月亮特别圆”
“嗯…所以,想来找妈妈啦?”
“你滚呐!有你这么破坏气氛的吗!”
想着那边的人儿炸毛的可爱模样,他就忍不住想笑。
“加拿大那边是早上吗?”
“嗯,太阳刚出没多久”
“哦…好吧”

那边的人儿沉默了许久,才说道
“你…什么时候回来”
“快了,半年时间吧,这边忙不完也一定会半年回来看看的”
“不耽误你就行…唔那我睡了!”

“宝贝”
“嗯?”
“我想你了”
“我也想你”
“特别想你那种”
“我也是…所以你可不可以快点回来…几天也行!”
“当然可以了。可是,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七夕,我没法回去”
“没事的,我都懂”
“你知道吗,我这里的猫,它又大又圆~”
“噗哈哈哈”
“想和你做的事,也又长又数不清”
“不押韵~”
“就你说的押韵~”

“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。”

过年要过到正月十五啊~

歌单最新……
只能说,好聚好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