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粒

这里麦粒,可以叫阿粒~

闲来无事回忆了一下原诗……
背着背着……
嗯?!
这梗玩的可以啊
(纯属脑洞若是真事纯属巧合🐦)

请大声喊出我们的名字!!!
| ᐕ)୨
RT ​

本来想和文一起发出来的😂太忙就忘了

这篇文总共小修了三次,其实早已在上周日就完成,只是总觉得之前写的仓促,就一直没有发出来。
很多叙述都在图片里,感谢有缘的你前来,万分感激❤❤❤

深海

·麦粒

#甜

(1)
不知道为什么,忽悠总是梦到自己身处大海之中,满眼全是蔚蓝的海水,还有破碎的阳光。
没有从船上跳下,没有从悬崖落下,甚至连如何进入海底的过程,都没有一点记忆。

这发生过两次。
第一次完全被吓到了,因为场景太过真实。
侧身环顾四周,已被黑暗笼罩。
而为什么会笃定在深海呢,因为每隔几秒,眼前就会出现小小的气泡,可能这便是他呼出的气泡,而它们总是逐渐上浮,慢慢消失在视野里。
他抬头去寻,却也是漆黑一片,许久才能看到微弱的光线。
而那,可能就是海面。

他向上游着,朝着光的方向奋力游着,可不知道为什么,越靠近那光,越变得微弱,而方向也在逐渐迷失。
一瞬,醒了。
醒来后整个人都懵了。

他没几次见过大海,尽管因为工作也会坐船,可是一上船头就晕,一晕就想睡觉,一睡,就到了下船时间。而下船的通道也是封得死死的,能看到海的那边停满了船,也望不到海。

印象比较深的那次是小时候和妈妈一起去了北海,那是少有的一家人一起旅游。他们去看了海,吃了海鲜,在民宿里开心谈论着海边的小螃蟹,回了家也把捡的贝壳好好收进了小木盒。
可也就一次,而且没有潜水,甚至可以说游泳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游泳,只是带着救生圈去海里漂流了一个小时。他还记得,那天自己就像一条任由大海漂流的鱼,随着海浪轻微地起伏,卧在救生圈中央,感受着难得的自由,将自己融入这海天一色里。

而梦里的感觉却真实得不可思议,虽然能够在海里呼吸太不现实,可是梦里的事很多是无法解释的,也就不必深究了。

其实,忽悠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会梦到海。
他自小便不喜欢水,小时候某个暑假去了游泳馆,一不留神便在游泳池里被水呛到,那时候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近,近的能够感受到水逐渐漫过身子,差一点,便回不来了。

所以深海的梦毫无征兆,毫无逻辑。
能扯得上关系的,就是和他最亲的两个人,都和他隔着一片海。
那是地球上最大的一片海,名唤太平洋。
他的母上在他大学第二年便搬去了那边的一个国家,叫做加拿大。
他听妈妈说,那边环境很好,适合养老,以后也接他过去一起住。但他挺想不通的,为什么好好的老家不待,偏要去那么远的地方,还隔了一片海,明明知道他游泳不好,还溺过水。

而另外一位,则是与他相识不久的故友。
与君初相识,唤作故人来。
两人相同的话题很多,都是一个人住,都喜欢电影,都喜欢猫,唯一不同的,就是他恰好也在加拿大。

又是那个让忽悠很疑惑的地方,那里到底有多好,为什么一个个全去了那里?难道不知道跨了一个大洋很多事都很麻烦吗?

例如时差。
虽然书上写着,
我这边的月亮落了,在你那儿却出现了,相同的月光,在不同的地方,能和你同赏一轮明月。
听起来着浪漫,放在现实,只有数不清的麻烦。

(2)
而第二次梦到,与第一次间隔了两个月之久。
这次与上次不同,映入眼底的不是黑暗,是清一色的蓝。透明的蓝,青绿色的蓝,蓝的纯粹,蓝的无可挑剔。
这次,他好像可以伸手触碰到海面了,
起码不是上次的海底了,他想。

周围有细沙铺底,偶尔游过几条小鱼,可宛若这人不存在一般,也不惊。
忽悠好奇地打量着他所处的这个世界,头顶的阳光,细碎地落下,铺在银色的细沙上,
此时想起一个词
“波光粼粼”。

他沉醉在这个世界里,不自觉地闭上了眼,静静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。
一睁眼,却是自家的窗帘。
又醒了。结束了。
周围还是熟悉的红黑色调,熟悉的显示屏,熟悉的枕头。
不是大海,也没有鱼。
心里莫名的失落,起码,在梦里,还有鱼可以陪着他。
有些不爽地闭上眼,却没办法回到梦里,忽悠干脆坐了起来,赌气的将双手交叉着,却又觉得好笑,自己在气什么,也没什么好气的。

就他们看的长远,就他们会出国,就他们会离自己那么远,把他们能耐的。
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城市里生活,自己洗衣服,自己做饭,虽然经常叫外卖,可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也不好受啊。

等气散了,忽悠才下了床,理好被子,认真洗漱。虽然只有我自己,可是也要活的好好的,他认真地想着。


(3)
毫无征兆的,第三次深海旅行,来了。
这次他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,他听见尖叫,听见有人高声喊着自己的名字,他清晰的记得,他是掉下去的,没有上次平静,这次,出现了落下的过程。

清晰的失重感,下落,无休止地下落,看着周边的蓝色逐渐消失,光线逐渐变弱,一切开始变得灰暗,慢慢黑了下来,最终,光消失了。
还在落着,仿佛落不到底,他紧闭的眼睛慢慢睁开了,看到的只有无边的黑暗,感受着内心的孤独。
可能这就是他的内心吧,孤独蔓延,所有的泪,全都藏在了这里。

慢慢的,好像没有继续沉落了。
等等,怎么觉得自己在向上缓缓移动着。
好像有人托住了他。
一种踏实感和安全感从心底里传来,他全身都放松了下来,任由自己向上缓缓升着,静静地闭上了眼,将自己完全寄托于那力量上。

醒了,才发现自己缩在温暖的怀抱里。
熟悉的气息,熟悉的温度,是他没错。

“宝贝,做噩梦了?”
“没有,就梦见自己掉进海里了。”刚刚醒来的他哑着嗓子说道。
“没事了,没事了,我在呢”
“嗯。”

这是他们一起住的第三年,他们有两个小家,一个在济南,一个在温哥华。
这次是他回国来,忽悠也跟了过来,但因为好久没有睡济南这边的床了,所以突然出现的不安全感让他又做了深海的梦。
可这一次不同,这次有他在。
他的温暖,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踏实感,而这,就是梦里给他的神秘力量。
那个让他脱离无边黑暗,与过去的所有不安告别的拯救者,最终还是找到了他。

窗外,不知何时下起了雨,烟雨蒙蒙,仿佛真的置身于海底。他拢了拢被子,将怀中人紧紧裹好,忽悠也如猫咪一般,蹭了蹭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次沉沉睡去。
梦里,有一只黑色的鲸,在明媚的阳光下自在地遨游,而托起它的,是整片海洋。

「如果感兴趣的你想了解为什么我突然改变文风(bushi)或者是为什么会突然写这篇文章,请移步我的个人主页~😚」

听到这句,真的忍不住想说,
忘忧值得❤

纸短情长(忽忽布置的作业)

·麦粒

10月,等待落雪的日子快要来了。

天气转凉,街上的人都少了很多,坐在靠椅上望向窗外,少年径自出了神。

桌上放着一摞信封,那是他寄来的。是一个隔着大海的他。那蔚蓝的大海他曾经并不留意,如今,梦里却时常见到,深邃而广阔,望不到边,也看不到那边的那个人。

信封里装着各式各样的东西,有明信片,有晒干的野花,有枫叶,还有他拍的照片。
每个月他都会寄一封信过来,大概是从他们认识开始,从那个冬季开始,那边的他便一直坚持着。
冬末,也就是快要过年的时候,他拍了张照,是天空中的烟花;
夏天的时候,他拍了些风景照片,他自己的身影却很少出现,每一张背后都留下日期和地址,而收到信的他,仿佛也和他一起去过了这些地方。
秋天,也就是前几月,他寄了些枫叶,还有一些润喉糖,因为他知道,这些对这个人的嗓子有很大的好处。
秋末,他又送来一些野花,还有对他的叮嘱。

只不过,每一次写的话总是很少,或许是书本的摘抄,或许是他旅游时候的感触,也或许是这次的千叮咛万嘱咐。
写的字不多,却看得出那人的用心和体贴。

少年回过神来,看到桌上的那一摞信封,心又被带去了大海之外的那个地方。
因为那个地方让他学会了思念,也让他向往。
他仍在等着下一封信的到来,
也等着他来找他。

信纸太薄,承载不了那么厚重的情谊;
思念太浓,今生的情话只想讲给一个人听。

*我交作业了🍁嘿嘿

“一个在东 一个在西”
这首歌真的太契合忘忧了吧!!!
每一句话都有故事,
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❤

拟一发我王哥的霸气!

孤独(终篇)

·麦粒

——见到你就是对我孤独最大的治愈

提着月饼回了家,还有两位主子,忽悠熟练地换下拖鞋便打开宠物箱,抱起一只正欲抱起另一只,老王见状立马阻止,
“诶等等等等,他俩一起可不行,太重了,放下放下”
忽悠撇了撇嘴,“哼这就开始心疼猫啦”
“哪有,你看你这小身板扛得住他俩吗”

忽悠本打算不听,去抱另一只,可没想到抱在怀里的那只被晃得清醒了,跳了下来便缩进了茶几下,另一只随着门的打开也跟着那只缩了进去。
“诶!别呀~别见外啊,出来出来”
“你看吧”
“你行你上”

老王蹲了下来,看着两只缩成一团、一改往常的猫咪,莫名有些想笑,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两个主子的名字,才看到两个小脑袋悄悄的探出来。
忽悠兴奋的语无伦次,
“诶出来了出来了!”

老王费力的把白色那只抱出来,“这是May”
“别弄那英文名字,叫它阔落”
“嗯??这么快就起好名字了?还不是得看它听不听得懂”

喵~~应声而起的猫叫声打破沉寂。

唉,女大不中留啊。
“哈哈哈哈我就说吧她喜欢这名字”

忽悠尝试着想去抱,可阔落还是有点怕生,只敢窝在老王怀里看着这新出现的人儿。
“她慢慢就不怕了,不急这一时”
“好吧~~”
忽悠奶奶的声音真的比猫还要可爱啊。

“好了猫给你带来了,月饼给你带了,人也带来了,圆满了吧?”
“嗯嗯嗯!圆满了圆满了,下次人不用来,猫带来就好”
“你滚吧”
“555我伤心了…噫!不要gay我!鸡皮疙瘩都起来了”
“是谁先赶我走的”
“没有,不是,拒绝”

“算了,饿了吗?等下想吃什么?”
“随便吧,远来是客,你想吃什么”
“把你就饭吃”
“啊啊!!我…我…你…滚呐!”
看着忽悠这炸毛的模样,脸都红到耳朵根,老王实在不忍心继续逗他,便说:“看你吧,我又不熟”
忽悠强装镇定,摸遍身上口袋才把手机找出来,“你…你想吃什么”
“火锅?炒菜?随意吧,都可以”

好不容易挑好了地方,老王才想起来两位主子的口粮都还没做好,忽悠便去冰箱旁拿来了纯牛奶。
看着老王熟练地调好牛奶和猫粮,两只猫咪闻到香气一哄而上,两人才轻轻关好门离开了家。

走在路上,忽悠才突然想起一直想问的问题,
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“一个人过节有些难受,太孤独了”
老王直接说了出来,没有犹豫。

“那之前呢?怎么没想着回来”
“听着怎么这么像小媳妇啊”
“诶诶诶!问你正经的呢”
“嗯…也就一下想到,心血来潮吧”
“哦”
“失望了?”
“没有,就觉得挺突然的,你都没通知我”
老王没有回答,默默走着,不说话。
两人就这样并肩走着,不知道该聊什么。

“那个”“那个”
“你先说”“你先说”
“算了我…”“算了我先说”
“咳咳,你说吧”老王假装咳了两下,
“中秋……你去哪里过?”
“在这吧,明天回去”
“嗯?!!你还有什么没和我说的?”

“中秋和你过”
忽某人又炸毛了,对,毫无准备的情况下。
真的gay不过,是真的。
太可怕了这个人。

于是,中秋晚上,两个人就这样笑笑闹闹,吃着月饼,撸着猫,热闹地度过了一个中秋。
好像好久都没有那么热闹了。

忽悠习惯了凌晨睡前,看看济南的夜景,却从没发现夜晚的月亮原来那么美,那么圆。原来中秋是可以这样过的,和另一个人,好好过个节。
而恰好,那个人是他。

(完)

孤独(三)

·麦粒

——见到你的那一刻,我就不觉得孤独了。

温哥华当地23日早上8点,老王把一切收拾好了,准备好一星期所要用到的一切物什,把两个主子分开关进宠物箱,提上了车便直奔机场。
23日早上10:42,飞机准时起飞。飞行时间5小时。

国内此时已经凌晨一点了,忽悠刚刚完成今天的视频任务,前两天的心神不宁终于好了点,趁着好心情便做好了用爱发电的视频。伸了个懒腰,终于,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。

看看手机,凌晨一点,已经到中秋了。唉,又得过这种全国大团圆就我一人过的节日了。估计那几个朋友也都得直播,其他不做这行的也都回家聚聚了。
谁管的上我哦。
今天答应了直播,还是早点睡吧,毕竟得让粉丝开心,状态还是好一点。
世界时钟:温哥华早上。那人也该起了吧,怎么没动静,算了今天就不等了,中秋节再好好和他视频,反正他也在那边没事。

心里装着心事的忽悠就钻进了大床,拢拢被子进入了梦乡。

国内时间24日早上7点,飞机安全落了地。倒时差的某人有些恍惚,取走行李了那俩主子,下了飞机便打了车去订好的酒店。

回来了啊,这里看起来还是有很多没变的。
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某人如是想到。
先去酒店调整状态,再联系他吧。

济南此时天刚蒙蒙亮,但早已挂好的大红灯笼还有彩灯,无不提示着今天是中秋。

还是回来过节有感觉。

拿到房卡,进了电梯,放好行李,安顿好猫咪,老王有些支持不住了,倒进软软的大床便睡了过去。醒来已是国内下午1点。

嗯?!居然都下午了,得赶紧准备了。
洗漱完毕,租了辆车,又把猫赶进宠物箱,这俩货真的太重太麻烦了。
开着车导航去了最近的一家商场,挑一些老品牌的月饼打算自己吃,也给他尝尝。
进了商场,回家的感觉才突然直击内心,这熟悉的音乐,这熟悉的热闹景象,还有那熟的不能再熟的家乡口音……真的回来了啊。

看着琳琅满目的月饼,精致耀眼的大礼盒,老王有些犯了难。
这到底是哪种好吃来着?真的是好久没回来都快忘光了。
忘瓜了。
唉算了还是问问老妈吧,也和她说下。
诶对了那还是得撒个谎,要不今天回来不回家过节岂不是要挨骂。

老王摇摇头,拿起在酒店就装好国内卡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是在国内时候用的老卡。平时和某人打电话也用的这个。

“喂,妈,没事没事我这边挺好的,就是快中秋了嘛就打个电话给你们”
“啊我明天回来,回来就给你们打电话”
“好的好的,记得准备我最爱的酱爆茄子”

“(笑)好好好,这次一定回去,飞机票我都订好了,中午点到”
“诶,妈,你记得以前那个好吃的那个牌子的月饼叫什么来着?哦!对对对就是那个……嗯就是挺想吃的了,可能这边也有卖的”
“额…我在这边的大商场,这不是也在和朋友准备中秋嘛,所以有点吵…诶信号不太好我先挂啦”
呼,差点被发现。这大商场就是大商场,热闹劲是真不敢恭维。

嘴里念着月饼名称,老王耐心地在众多月饼品牌中找到了自己喜欢吃的那一款,老牌子果然老牌子,还是和以前包装一样。
排了好长的队,终于拎着满满一袋月饼出了门口,回到车上发现两位主子都趴着睡着了,启动汽车,便向之前包裹寄到的地址去了。

下午3点,终于,一切准备就绪。
老王的车停进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,拎着月饼和猫便在一个便利店前停下,离那人的小区门口很近,就一条街的距离。

拿起手机,思虑良久,才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随着音乐停下,那熟悉的声音出现了,
“嗯?怎么突然打电话?”
“忽悠…你,在家吗”
“在的,怎么了?查岗啊”
“你来你们小区门口的那个便利店,有个惊喜给你”
“嗯?!你干嘛!你雇人拐卖我?”
“(笑)你怕是还没醒!”
“好好好,那我去了”
挂了电话,老王有些懵。
其实忽悠也是,心里有很强烈的感觉,而且从未有过。有点兴奋,但是又有点怕。
但是忽悠还是整理了一番衣着打扮,而且还鬼使神差的收拾了下家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反正想收就收呗。

出了门,忽悠深呼吸了三次,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,但其实好奇更占了大半。
走出大门,虽然是熟悉的街道,可总觉得,哪里有些不对,不,不是不对,
不对!!那是???
!!!
嗯?!!
那不是?
他感觉那一瞬间,自己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,可以塞下一个梨。没错,这就是他之后感叹时候总说的。

老王其实当时没第一时间看到忽悠,因为那时候正看着黑色屏幕出神。后来是因为感觉有人看着自己,忽然抬起头,才看到他的。
没错,那个心心念念的人,那个每天都提到的人,那个隔着显示屏都能够让他笑的很开心的人。没错,是他了。

老王面上装作无事发生过,放下手里的袋子,走过一条街,停在忽悠面前,温柔地说了一声:“初次见面,你好”,伸出了右手。
而忽悠再也忍不住,立马抱上了面前的这个人,老王的手停在半空,愣了一下,抚上了他的腰,轻轻拍着忽悠的后背,
“我回来了。”

此刻的忽悠收紧了这个拥抱,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。
他太想这个人了,太想了,恨不得把他的样子狠狠刻进自己脑海,把他的气味深深记住,把他的一切都在自己心里印上。让他不走,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。

或许是忽悠的心情平静了,也或许的路人的眼光太炽热,忽悠最终还是放开了紧紧抱住的人,却低着头,不敢看他。怕他笑自己,太幼稚。
而等来的是一只温热的手,抚上脸颊,轻轻的说: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自己。
忽悠抬起头,嘴唇被咬的有些红了,眼睛也红红的。
“见到我这么激动的?”
“你干嘛啊?!都不事先说一声的吗?万一路上出事怎么办?”
“我还有你啊,我怎么会出事”
“……你都那么久没回来了,万一不认识路什么的”
“诶呀人不是好好的吗,怎么婆婆妈妈的”
“你个狗贼”
“汪汪,好了好了,我的错好吧,你的猫给你带过来了”

下一秒,画风突变,本温情的画面被忽忽的高声尖叫给打断了,径直向猫奔去。
唉,果然,还是爱猫啊。

忽悠满足的拎着两位主子大踏步走着,老王只得提着月饼跟着。两位主子被方才突然的失重感给惊醒了,一直在不停叫唤。
“诶他们是不是饿了,怎么一直在叫”
“可能吧,你家有没有纯牛奶什么的?我猫粮带来了,需要牛奶拌一下”
“有的!正好我喝不完!啊哈哈哈”

果然,猫在人就失宠了。
其实忽悠还是在兴奋着的,不只是因为猫。瞧,还哼起了歌。

🍁中秋快乐啊各位宝贝!!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