麦粒

这里麦粒,可以叫阿粒~

纸短情长(忽忽布置的作业)

·麦粒

10月,等待落雪的日子快要来了。

天气转凉,街上的人都少了很多,坐在靠椅上望向窗外,少年径自出了神。

桌上放着一摞信封,那是他寄来的。是一个隔着大海的他。那蔚蓝的大海他曾经并不留意,如今,梦里却时常见到,深邃而广阔,望不到边,也看不到那边的那个人。

信封里装着各式各样的东西,有明信片,有晒干的野花,有枫叶,还有他拍的照片。
每个月他都会寄一封信过来,大概是从他们认识开始,从那个冬季开始,那边的他便一直坚持着。
冬末,也就是快要过年的时候,他拍了张照,是天空中的烟花;
夏天的时候,他拍了些风景照片,他自己的身影却很少出现,每一张背后都留下日期和地址,而收到信的他,仿佛也和他一起去过了这些地方。
秋天,也就是前几月,他寄了些枫叶,还有一些润喉糖,因为他知道,这些对这个人的嗓子有很大的好处。
秋末,他又送来一些野花,还有对他的叮嘱。

只不过,每一次写的话总是很少,或许是书本的摘抄,或许是他旅游时候的感触,也或许是这次的千叮咛万嘱咐。
写的字不多,却看得出那人的用心和体贴。

少年回过神来,看到桌上的那一摞信封,心又被带去了大海之外的那个地方。
因为那个地方让他学会了思念,也让他向往。
他仍在等着下一封信的到来,
也等着他来找他。

信纸太薄,承载不了那么厚重的情谊;
思念太浓,今生的情话只想讲给一个人听。

*我交作业了🍁嘿嘿

“一个在东 一个在西”
这首歌真的太契合忘忧了吧!!!
每一句话都有故事,
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❤

拟一发我王哥的霸气!

孤独(终篇)

·麦粒

——见到你就是对我孤独最大的治愈

提着月饼回了家,还有两位主子,忽悠熟练地换下拖鞋便打开宠物箱,抱起一只正欲抱起另一只,老王见状立马阻止,
“诶等等等等,他俩一起可不行,太重了,放下放下”
忽悠撇了撇嘴,“哼这就开始心疼猫啦”
“哪有,你看你这小身板扛得住他俩吗”

忽悠本打算不听,去抱另一只,可没想到抱在怀里的那只被晃得清醒了,跳了下来便缩进了茶几下,另一只随着门的打开也跟着那只缩了进去。
“诶!别呀~别见外啊,出来出来”
“你看吧”
“你行你上”

老王蹲了下来,看着两只缩成一团、一改往常的猫咪,莫名有些想笑,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两个主子的名字,才看到两个小脑袋悄悄的探出来。
忽悠兴奋的语无伦次,
“诶出来了出来了!”

老王费力的把白色那只抱出来,“这是May”
“别弄那英文名字,叫它阔落”
“嗯??这么快就起好名字了?还不是得看它听不听得懂”

喵~~应声而起的猫叫声打破沉寂。

唉,女大不中留啊。
“哈哈哈哈我就说吧她喜欢这名字”

忽悠尝试着想去抱,可阔落还是有点怕生,只敢窝在老王怀里看着这新出现的人儿。
“她慢慢就不怕了,不急这一时”
“好吧~~”
忽悠奶奶的声音真的比猫还要可爱啊。

“好了猫给你带来了,月饼给你带了,人也带来了,圆满了吧?”
“嗯嗯嗯!圆满了圆满了,下次人不用来,猫带来就好”
“你滚吧”
“555我伤心了…噫!不要gay我!鸡皮疙瘩都起来了”
“是谁先赶我走的”
“没有,不是,拒绝”

“算了,饿了吗?等下想吃什么?”
“随便吧,远来是客,你想吃什么”
“把你就饭吃”
“啊啊!!我…我…你…滚呐!”
看着忽悠这炸毛的模样,脸都红到耳朵根,老王实在不忍心继续逗他,便说:“看你吧,我又不熟”
忽悠强装镇定,摸遍身上口袋才把手机找出来,“你…你想吃什么”
“火锅?炒菜?随意吧,都可以”

好不容易挑好了地方,老王才想起来两位主子的口粮都还没做好,忽悠便去冰箱旁拿来了纯牛奶。
看着老王熟练地调好牛奶和猫粮,两只猫咪闻到香气一哄而上,两人才轻轻关好门离开了家。

走在路上,忽悠才突然想起一直想问的问题,
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“一个人过节有些难受,太孤独了”
老王直接说了出来,没有犹豫。

“那之前呢?怎么没想着回来”
“听着怎么这么像小媳妇啊”
“诶诶诶!问你正经的呢”
“嗯…也就一下想到,心血来潮吧”
“哦”
“失望了?”
“没有,就觉得挺突然的,你都没通知我”
老王没有回答,默默走着,不说话。
两人就这样并肩走着,不知道该聊什么。

“那个”“那个”
“你先说”“你先说”
“算了我…”“算了我先说”
“咳咳,你说吧”老王假装咳了两下,
“中秋……你去哪里过?”
“在这吧,明天回去”
“嗯?!!你还有什么没和我说的?”

“中秋和你过”
忽某人又炸毛了,对,毫无准备的情况下。
真的gay不过,是真的。
太可怕了这个人。

于是,中秋晚上,两个人就这样笑笑闹闹,吃着月饼,撸着猫,热闹地度过了一个中秋。
好像好久都没有那么热闹了。

忽悠习惯了凌晨睡前,看看济南的夜景,却从没发现夜晚的月亮原来那么美,那么圆。原来中秋是可以这样过的,和另一个人,好好过个节。
而恰好,那个人是他。

(完)

孤独(三)

·麦粒

——见到你的那一刻,我就不觉得孤独了。

温哥华当地23日早上8点,老王把一切收拾好了,准备好一星期所要用到的一切物什,把两个主子分开关进宠物箱,提上了车便直奔机场。
23日早上10:42,飞机准时起飞。飞行时间5小时。

国内此时已经凌晨一点了,忽悠刚刚完成今天的视频任务,前两天的心神不宁终于好了点,趁着好心情便做好了用爱发电的视频。伸了个懒腰,终于,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。

看看手机,凌晨一点,已经到中秋了。唉,又得过这种全国大团圆就我一人过的节日了。估计那几个朋友也都得直播,其他不做这行的也都回家聚聚了。
谁管的上我哦。
今天答应了直播,还是早点睡吧,毕竟得让粉丝开心,状态还是好一点。
世界时钟:温哥华早上。那人也该起了吧,怎么没动静,算了今天就不等了,中秋节再好好和他视频,反正他也在那边没事。

心里装着心事的忽悠就钻进了大床,拢拢被子进入了梦乡。

国内时间24日早上7点,飞机安全落了地。倒时差的某人有些恍惚,取走行李了那俩主子,下了飞机便打了车去订好的酒店。

回来了啊,这里看起来还是有很多没变的。
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的某人如是想到。
先去酒店调整状态,再联系他吧。

济南此时天刚蒙蒙亮,但早已挂好的大红灯笼还有彩灯,无不提示着今天是中秋。

还是回来过节有感觉。

拿到房卡,进了电梯,放好行李,安顿好猫咪,老王有些支持不住了,倒进软软的大床便睡了过去。醒来已是国内下午1点。

嗯?!居然都下午了,得赶紧准备了。
洗漱完毕,租了辆车,又把猫赶进宠物箱,这俩货真的太重太麻烦了。
开着车导航去了最近的一家商场,挑一些老品牌的月饼打算自己吃,也给他尝尝。
进了商场,回家的感觉才突然直击内心,这熟悉的音乐,这熟悉的热闹景象,还有那熟的不能再熟的家乡口音……真的回来了啊。

看着琳琅满目的月饼,精致耀眼的大礼盒,老王有些犯了难。
这到底是哪种好吃来着?真的是好久没回来都快忘光了。
忘瓜了。
唉算了还是问问老妈吧,也和她说下。
诶对了那还是得撒个谎,要不今天回来不回家过节岂不是要挨骂。

老王摇摇头,拿起在酒店就装好国内卡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是在国内时候用的老卡。平时和某人打电话也用的这个。

“喂,妈,没事没事我这边挺好的,就是快中秋了嘛就打个电话给你们”
“啊我明天回来,回来就给你们打电话”
“好的好的,记得准备我最爱的酱爆茄子”

“(笑)好好好,这次一定回去,飞机票我都订好了,中午点到”
“诶,妈,你记得以前那个好吃的那个牌子的月饼叫什么来着?哦!对对对就是那个……嗯就是挺想吃的了,可能这边也有卖的”
“额…我在这边的大商场,这不是也在和朋友准备中秋嘛,所以有点吵…诶信号不太好我先挂啦”
呼,差点被发现。这大商场就是大商场,热闹劲是真不敢恭维。

嘴里念着月饼名称,老王耐心地在众多月饼品牌中找到了自己喜欢吃的那一款,老牌子果然老牌子,还是和以前包装一样。
排了好长的队,终于拎着满满一袋月饼出了门口,回到车上发现两位主子都趴着睡着了,启动汽车,便向之前包裹寄到的地址去了。

下午3点,终于,一切准备就绪。
老王的车停进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,拎着月饼和猫便在一个便利店前停下,离那人的小区门口很近,就一条街的距离。

拿起手机,思虑良久,才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。
随着音乐停下,那熟悉的声音出现了,
“嗯?怎么突然打电话?”
“忽悠…你,在家吗”
“在的,怎么了?查岗啊”
“你来你们小区门口的那个便利店,有个惊喜给你”
“嗯?!你干嘛!你雇人拐卖我?”
“(笑)你怕是还没醒!”
“好好好,那我去了”
挂了电话,老王有些懵。
其实忽悠也是,心里有很强烈的感觉,而且从未有过。有点兴奋,但是又有点怕。
但是忽悠还是整理了一番衣着打扮,而且还鬼使神差的收拾了下家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反正想收就收呗。

出了门,忽悠深呼吸了三次,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,但其实好奇更占了大半。
走出大门,虽然是熟悉的街道,可总觉得,哪里有些不对,不,不是不对,
不对!!那是???
!!!
嗯?!!
那不是?
他感觉那一瞬间,自己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,可以塞下一个梨。没错,这就是他之后感叹时候总说的。

老王其实当时没第一时间看到忽悠,因为那时候正看着黑色屏幕出神。后来是因为感觉有人看着自己,忽然抬起头,才看到他的。
没错,那个心心念念的人,那个每天都提到的人,那个隔着显示屏都能够让他笑的很开心的人。没错,是他了。

老王面上装作无事发生过,放下手里的袋子,走过一条街,停在忽悠面前,温柔地说了一声:“初次见面,你好”,伸出了右手。
而忽悠再也忍不住,立马抱上了面前的这个人,老王的手停在半空,愣了一下,抚上了他的腰,轻轻拍着忽悠的后背,
“我回来了。”

此刻的忽悠收紧了这个拥抱,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。
他太想这个人了,太想了,恨不得把他的样子狠狠刻进自己脑海,把他的气味深深记住,把他的一切都在自己心里印上。让他不走,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。

或许是忽悠的心情平静了,也或许的路人的眼光太炽热,忽悠最终还是放开了紧紧抱住的人,却低着头,不敢看他。怕他笑自己,太幼稚。
而等来的是一只温热的手,抚上脸颊,轻轻的说: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自己。
忽悠抬起头,嘴唇被咬的有些红了,眼睛也红红的。
“见到我这么激动的?”
“你干嘛啊?!都不事先说一声的吗?万一路上出事怎么办?”
“我还有你啊,我怎么会出事”
“……你都那么久没回来了,万一不认识路什么的”
“诶呀人不是好好的吗,怎么婆婆妈妈的”
“你个狗贼”
“汪汪,好了好了,我的错好吧,你的猫给你带过来了”

下一秒,画风突变,本温情的画面被忽忽的高声尖叫给打断了,径直向猫奔去。
唉,果然,还是爱猫啊。

忽悠满足的拎着两位主子大踏步走着,老王只得提着月饼跟着。两位主子被方才突然的失重感给惊醒了,一直在不停叫唤。
“诶他们是不是饿了,怎么一直在叫”
“可能吧,你家有没有纯牛奶什么的?我猫粮带来了,需要牛奶拌一下”
“有的!正好我喝不完!啊哈哈哈”

果然,猫在人就失宠了。
其实忽悠还是在兴奋着的,不只是因为猫。瞧,还哼起了歌。

🍁中秋快乐啊各位宝贝!!🍁

孤独(二)

·麦粒

——我只是有一点想说,我想你了。

*老王视角

快到立秋了,这是在温哥华过的第几个年头,不仔细想想都快忘了。枫叶落满地,心里也没来由得空荡。

有时候觉得住那么大房子是不是浪费了。除了聚会能够用上,平时也就那俩主子的玩闹天地,而对于我,好像确实有些过分空了。幸好还有猫。

还是国内热闹,出门就能看见热闹的人群,可这,唉算了。

住的久了,也无所谓了。毕了业仿佛没事做,好像还是有很多事要处理的,可是又在想要不要做。毕竟是真的决定留在这里了吗?
离家这么远,工作之后说不定回国也就身不由己了。虽然大部分家当都搬到这儿了。

前不久刚去凑热闹帮着策划了一个求婚,感觉确实,天时地利人和,没什么不好的。虽然他们一直在起哄我要不要自己也做一个,我做了送谁啊。

好像确实得考虑考虑了。也不知道那几瓶可乐收没收到,还没消息呢。
怎么就想到他了?

国内也快中秋了,华人街在准备着过节,我们这个小团体也在收拾计划着。又是一年在外面过节咯,妈又得说我了。
还是好久没回去了。毕业不回去确实也说不过去,只不过好好在这待着回去干嘛呢。

怕不是有病。
确实觉得自己挺有病的,整天都在纠结这件事。
而且貌似连那几个没心没肺的都看出来了。

啊行吧,这个问题确实纠结的有点没边了。
还是看看最近有没有回国比较早的班机,
………
这什么?中秋专列!
行吧行吧,天时地利人和。

明早10:42,还是和他们说说吧,这突然消失好像也不大好。

(一段时间过后)
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在想些什么,不就中秋回趟家看看爸妈,怎么这都能起哄。
啊行吧,我承认先回济南。
就不应该截图直接发,太暴露了。
啧啧啧。

🍁应丑总的要求,来了个延伸~还有第三~保证甜🍁

孤独

·麦粒

——其实我们怕的不是孤独,是一个人久了,偶尔无法忍受的那份寂寞。

*忽忽视角

其实吧,自己也还算是不错的,毕竟自己父母从没做过这职业,周边朋友也就寥寥几个凑了个热闹,后来收入不高,便也默默退了。
能够到现在,也不错,对吧。

可是,还是觉得有些没来由的难受。
就是那一种关上一切电子设备后,安静的房间,没来由的难受,那种感觉足以吞没自己。

当时想着搬到这房子,就觉得空间小,一个人住可以稍显得不那么空荡。
可还是没法避免一个人住的现实。是啊,这就是现实。
出名又如何,粉丝多又如何,
就算路人散尽留下了他们,还是有那么多话到嘴边又没办法说。
网络终归是网络,那个显示屏可以挡住一切,却也遮住了很多。

就像现在,像往常一样凌晨下播,昨天听闻周一便是中秋,才知道又过节了。
一个人,无所谓过不过节,小时候的一家人吃火锅……唉算了,奢求这么多干嘛。
平时不这样的,可能快到中秋了吧,
有些感觉在特别的日子里就会变得很特别。

还是很矛盾。事业正处在上升期,一切发展的大方向都按着自己的想法来,有足够的热度,有足够的支持者。
还是觉得有些难受,准确来说是突如其来的孤独。
那种飘在云端的虚无感,那种快要睡着时从高空掉落的失重感……太明显了,太真实了。

莫名有些想一个人。
可觉得这种感觉又是没必要的,他又不在,想他干嘛。
但还是忍不住。

最近几天都有很多事,都是广告商那边的事,觉得自己忙起来或许就会缓一些了,看来还是想的太好了。
无趣的接触会让对比更强烈。
就想找他说说话,面对面那种。
虽然视频过,可是,那么远的距离,怎么比得上一个饭桌的距离呢?
就那种热腾腾的炒饭加上冰阔落,他就坐在对面,离自己很近。
究极舒服。

可那也只是想想。
哪天才能实现呢?好久远啊。

我果然还是喜欢热闹,尤其是他们完全懂你的那份热闹,
说实话,挺羡慕他的。
虽然是留学生可是还是可以遇到那么多有趣的人,
都不介绍给我认识,哼。

我都和他说了这么多了,居然他还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和不认识的人,
果然,还是不一样的啊。
那么多相同之处,可是总还是有些不同。

我也想养猫啊,
可是我好像更喜欢他的那两只,看起来就很好撸,软乎乎的。
所以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玩啊,狗贼。
好烦人啊。

🍁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写下来的,觉得忽忽可能有些感受和自己有些相似,祝看的愉快啊~🍁

我喜欢你,绝不是因风而起

·麦粒

入夜,星子零落地闪着,
像极了林荫大道上的落叶,
伴着响声裂成碎片,
过路的人儿却毫无察觉。

温哥华的夜总是令人迷恋,
凉风习习,
却依旧带着秋天的暖色调,
金黄或色彩斑斓。

或许国内的夜晚也如这般,
沉寂而静谧。
我想寄封信过去,
想到漫无边际的大海,
想了想,
还是收回了笔。

古人的方式总是那么动情,
而恰恰,
我却想用这方式告诉你,
我很想你。

想你,
绝不是一时兴起;
想你,
也不是因风而起。

我好想你。

❤第一次尝试写诗请多包涵,不押韵完全就是一时兴起写的~祝好梦~

日常 之晨练

·麦粒

早晨,时针指向九点,忽悠有些感觉到了照进房间的阳光,揉了揉眼,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,哦,九点了。身旁的人已不见踪影,忽悠慢悠悠地下了床,趿拉着拖鞋走进了卫生间。

一番洗漱过后总算有些清醒,拉开了窗帘看到楼下的小花园,晨练的大爷在打着太极拳,整齐站好的广场舞大妈正挥着扇子跳着舞。
诶,那熟悉的身影正和遛鸟的大爷聊着什么。忽悠拿起茶几上的瓶装水,换了鞋便下了楼。

老王还在加拿大上学时就已养成了每天早起跑步的习惯,回来因为倒时差有一两个星期都没跑了,但想起来自家那小孩的健身计划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所以今天便早起去了楼下花园锻炼,也当激励激励。

“嘿!”忽悠调皮地拍了正和大爷聊的欢的那人的肩,那人转过头来,看到某人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,不由得将他揽了过来,

“喏,这就是和您说的我的那位朋友”忽悠听闻心里有些气,什么朋友,你才朋友,你全家都是朋友。
气不过的他悄悄地拧了某人的腰,“嘶!”被拧得有些疼的老王疑惑地看着忽悠,忽悠别过头不理。

老王见状便知道了这小孩在想什么,和大爷聊了一些便道了再见。
“你干嘛?大早上的生起床气啊”
“你才朋友,你全家都是朋友”

果然,就是因为这个生了气。
“诶呀~这个等以后我和你的街坊邻居混熟了再和他们道实情嘛,保留点神秘感不好吗”
“你当变魔术呢”

看着某人气鼓鼓的样子老王实在是忍不住笑了,“哇!狗贼你还笑!”忽悠正欲用他的小拳拳打那人,却发现身穿深灰T恤的他胸前已经被汗浸湿了一块,不自觉地用手去提起那小块变色的衣服,

“干嘛,没见过你男人健完身的样子啊”听到这话忽悠脸红到了耳根,“什么跟什么嘛,你这样是打算去勾搭人小姑娘?啧啧啧”
“我只勾搭你”
“噫!”忽悠完全招架不住这句话,顿时自动远离了这大早上就开始gay人的gay gay怪。

老王见这可爱模样,便不再逗他,拉起他手来便带着忽悠绕着花园走着。
“诶我都没发现,这里早上这么热闹,空气这么好”
“当然啊,你每天都是过着外星人的时间,有几次能够早起遛弯呢”
“我过的是加拿大时间”
“好好好,那今天我们都过中国时间吧”
“好,听你的”

看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,鸟儿仿佛在集会似的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不远处的接地气音乐和谐的响着。

感受着手里的温热,看着那人汗湿了半身,额前的碎发因风吹来不住摇着。
忽悠想,
或许,这样过一生也挺好。

*抓住早晨的尾巴~
    嘿!来一个小日常~

日常 之月色好美

·麦粒

窗外,落雨的轻柔逐渐变得有了滴答声,伴着偶尔出现的闪电,慢慢掩盖了窗外的一切声音。
这样,反而觉得,全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。

老王靠在软软的沙发里,正看着电影,忽悠抱着白色的那只猫,枕在他软软的大腿上,猫咪也慵懒地在忽悠轻微起伏的小肚子上舒服地打着盹儿。
“好舒服~”忽悠懒懒地说道。
“舒服就行~”
“不要gay我,好好看电影”
“嗯”

随着电影片尾曲响起,他也顺势开了灯。
“哇”因为长时间在黑暗里,突然的光亮让忽悠有些不适应。
“好了,洗洗准备睡了”他温柔地说。

最抵挡不住的就是带有磁性还无比温柔的声音了。

忽悠撇撇嘴,小心地抱起了猫放到了绒绒的地毯上,
“不怕它不会摔着的,肥的一匹”
“要你管,这可是我的宝贝我乐意”
“好好好,我的小祖宗快去洗漱”
离开了温暖“垫子”地猫有些醒了,趴在地上喵喵地叫着,像极了那个人的撒娇。

老王穿着深蓝色浴衣半倚在枕头上,刷着几家新上市公司的运营规划,浑然不知某个小家伙悄悄爬上了床,准备吓他一下。

“噫!”“你干嘛”
伴着某人的开怀大笑,看来计谋是得逞了。

“你在干嘛呢,看这么认真,是不是又看到漂亮姐姐了”某人好奇的往电脑上凑。
“她们都没有你好看”温柔地目光让好奇的步伐顿时停住,某人的脸红的到了耳根。
温热的手轻轻抚了抚毛茸茸的细发,将垂下的碎发别到耳后,某人的脸更红了。
“你…唔”
“害羞了?”他笑着说。
“没…没有!怎么可能害羞!”
某人如今就保持着两手撑起,单膝跪在床上,欲爬向半躺着的人的姿势,像极了他的猫。

“好啦~过来,给你看个好东西”
“什么?”忽悠顺势凑到他身边,“嗯?这…这…这不是那个显卡吗?”
他点了点头,“等以后我的第一个月工资就买这个”
“!!惊了!这个不用的!真的不用,我又不急着要”“再说了,还是你第一个月工资…”
“没事嘛~我宝贝开心就好”
“那…可不可以,缓缓?你的第五,或者第二十个月工资再买?”
“不要,就第一个月,这才有意义”
某人紧张的不知道该往哪儿看,也尽力掩饰着自己的害羞和激动。
“哎呀算了算了说不过你,你爱怎样怎样吧”
这奶声奶气的撒娇真的很让人招架不住啊,可那小家伙却不自知……太撩人了。
忽悠装作赌气一般拉过被子躺在了一边,双手交叉着放在脑后,目光仿佛可以穿过房顶,看到那满天繁星。
“想什么呢?”
“嗯…我在想,我们是怎么在一块儿的”
“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”
某人把手边的小枕头往身旁人扔去,自顾自地说道“你个……算了我这种文化人和你聊不来”
“嗯就你是文化人”
“唉,就觉得,还挺像做梦的”
“梦?不存在的,我现在就躺你旁边啊宝贝”
“你别gay我!破坏气氛真是的”
“(笑)好~不影响我们忽大公子想事”

一番沉默过后,
“嗯……我困了”
“噗”
“笑什么!”忽某人突然炸毛(假的)
“好了好了,困了就赶紧睡了,我看的也差不多了”
“那你关灯”
啪,房间顿时与窗外的黑夜融为一体,此时清冷的月光更显明亮,而身旁的人轻微的呼吸声仿佛给这个夜增添了些许温暖。
想着明天也能同样拥有这份幸福,合上笔记本的人满足地钻进了被子,悄悄撑起手在身旁人的额上落下一个吻。

今晚月色好美。